要吻便献吻。

风花雪月留不住,要献便献吻。

因为工作性质原因,要长期消失了。八成以后也不会用这个号出现了(虽然平时也基本没出现过),会不会开小号还不好说,溜啦,有缘再见。

工作定下来啦!!

我今天要操作一下胡显昭和陈文林 如果因为太懒没操作的话那就权当无事发生(喂)

我越来越不确定戒烟的目的 难道生老病死就多了这一口 就像深爱的人突然说分手

一句话厂哈。

(可能是明凯退役后的光景,强行自己给自己产粮)


陈文林忽觉肩上的担子前所未有的沉,面对明凯充满了期待的眼神,他无法逃避地坚定的点点头,心却一点一点沉下去。他知道这种惶恐来的太过荒唐,明知明凯退役这天总要来,但他直到现在才有了明凯的确退役的实感。他忽然意识到他身前再也没有人挡着了,而那个“成为像clearlove一样的打野”的目标,顷刻间好像也随着明凯的退役化成了一阵烟。

一直一直以来,他都想要成为与明凯高度相同的打野。

而现在,明凯退役了。

明凯,我们真能并肩齐飞吗。

我今天想写东西(不一定会写就是了)

随便画一下,灵感来源是p1,总而言之大概的剧情是:因为布神的恶趣味,基地所有猫的名字都是选手ID,某天早上scout喂猫的时候喊了一下名叫iboy的那只猫,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两只(....)

最后1p是一个很酷滴小李

刚才在想田野退役之后去开网吧,这个时候ad已经成了队长,完美的承接过了田野的职责。s不知道多少届世界赛的时候ad终于拿了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,田野嘴上说“啊这么多年了才拿到冠军有什么好吹的啊”但仍然口嫌体正直的为了庆祝他拿冠军决定网吧办活动,结果被踢馆了!!!(。。。)退役选手田野额头冒了无数个井字,抄起电话把在网吧二楼睡的口水直流的ad叫起来:“胡显昭,有人踢馆!”

(结果当然是冠军ad刚下楼就被他的粉丝一拥而上堵着要签名了来着)
(也没有踢馆成功呢)

好想看田野眼角泛红,身体发软,但又骑在hxz身上凶狠地掐着他的脖子居高临下发号施令:“不许动,胡显昭。”

(然后自己动)

我也是值得被好好爱的小孩。

1 / 7

© 要吻便献吻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